几个人的叫骂咆哮声彻底激起了刚输了钱的众赌

分享到:
 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李鱼沮丧地摇了摇头,扒了两口饭,忽地想起一事,连忙抬头问道:“娘,隔壁妙家,今晚有没有责骂吉祥姑娘啊?”
 
    潘氏被他问的一愣:“没听到骂人,怎么了?”
 
    李鱼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又问道:“那,他们家吃晚饭时,没人被锅沿烫了吧?”
 
    潘氏奇道:“没有吧,一晚上都安生的很,没听隔壁闹出过什么动静。儿啊,你怎么问的这般古怪?”
 
    潘氏不放心的摸了摸李鱼的额头,试探是否着了风寒。李鱼摇摇头,笑嘻嘻地道:“没甚么,我就随便问问!”
 
    李鱼满心欢喜地捧起了饭碗,吉祥姑娘今日的遭遇,果然被他改变了。想想怀里揣着的十文大钱,明日就将作为本钱,让他迅速阔成利州首席大富翁,李鱼就忍不住嘿嘿地坏笑起来。
 
    到时候开两家店,一家当小二,一家当掌柜,想炒掌柜就炒掌柜,想炒小二就炒小二,吉祥姑娘那么可怜,长得又那么下饭,到时聘到店里来,给她设计一身女仆装,再戴两只兔耳朵,哈!哈哈……
 
    李鱼眉开眼笑,开心地吃起饭来。如果可能,他真想马上穿越时空,狠狠赚上一笔。只是现在还在上次倒退的时光之内,他是无法再次倒退时光的,只能等到明日黄昏再说。
 
    次日一天,李鱼简直度日如年,整个下午,李鱼就坐在院子里,静静地望着天空的太阳极有耐心地往西边一寸一寸地挪着,惹得隔壁妙龄姑娘悄悄问她娘:“李家大郎是不是傻了,这样一直看太阳,也不怕把眼睛看傻了。”
 
    李鱼一直挨到昨日同一时刻,为了保险又多等了片刻,才把手探进胸口,拈住了那颗宙轮项珠,拇指肚在外罩镂环的一处尖锐点轻轻一按,让鲜血渗透进去,幽蓝的光顿时在他身上一圈圈地闪烁起来。
 
    余氏娘子手里的簸箕吧嗒一下掉在地上,吃惊地指着李鱼,惊骇地道:“李家大郎,你……你……你身上这是怎么啦?”
 
    李鱼从余氏昨日的接触中已经知道,时光倒退后,还能记住曾经经历过的一切的,只有他自己,所以也不担心此刻被她母女发现,他对余氏和嘴巴张得大大的妙龄笑了笑,道:“别担心,没事的。很快,我就要发大财了,哈哈……”
 
    时间,又回到了十二个时辰之前,几只老母鸡正在院子里悠闲地走来走去,房客余氏吱呀一声推开房门,挺着大肚子捧着个簸箕走到院子里。看到房东家的李鱼,余氏向他友好地笑了笑,便开始捡拾簸箕中的霉米,随手丢在地上,几只母鸡欢快地跑过去啄米。
 
    余氏笑道:“李家小郎君不曾出去么?”
 
    这尼玛跟游戏回档似的,都玩了几遍了?
 
    李鱼清咳一声道:“这就要出去了!”说罢便急匆匆地向外走去。因为李鱼中止了和余氏有关她儿子取名妙计的没营养的谈话,他一直走出巷子,还没见到吉祥姑娘回来。
 
    李鱼本想撇下她径去云栈赌坊,但犹豫了一下,还是站住了,左右时间还来得及,他不想让吉祥姑娘回到家里无端地受到责骂和殴打。于是,他便坐在巷口青石上等着,直到一身青裳,面带隐忧的吉祥姑娘走过来,他才拍拍屁股迎了上去。
 
    不等吉祥姑娘说话,李鱼就一脸谜之微笑地开口了:“酒铺生意不好,被掌柜的辞退了吧?”
 
    李鱼俨然是回档游戏,和npc游戏角色对答似的,与妙吉祥重复了一遍昨天的对话,告诉她如何技巧地告诉继母被辞退的事实,告诉她小心不要让她妹妹在锅沿上烫了手腕,又领了一张好人卡,便向云栈赌坊走去。
 
    李鱼怀里揣了一只褡裢,那是准备装钱用的……
 
    ***   ***   ***   ***   ***   ***   ***
 
    巷弄狭窄,弯曲似羊肠,两侧一户户人家,青萝爬架,丝瓜垂挂,与李鱼之前所见并无二致。赌坊门口,依旧站着两个吊眉汉子,抱着双臂,嘴里叼着草梗儿,倚着门框拉家常。
 
    李鱼走到门口,微笑道:“我要赌钱!”
 
    看门大汉往两旁一让,李鱼便微笑着走了进去。院子里的大黄狗汪汪地叫了起来,听在李鱼耳中,却似听到了喜鹊叽叽喳喳的声音。李鱼脸上始终挂着微笑,仿佛赐福天官似的,走过院落,拉开房门,走了进去。
 
    两个看门大汉讶异地看着李鱼消失在房门后,其中一人道:“这……真是杀过一位军爷的李家大郎?怎么眉开眼笑的满脸喜庆,一点儿也不像杀过人的人呐!”
 
    另一个大汉也是满肚子纳罕,寻思了一下才道:“想是他杀了人,却得到了天子大赦,捡回一条性命,所以如此开心?”
 
    李鱼推开房门走进去,门后长方形的院子里赌客们依然吆五喝六,掷色子、打骨牌,赌得欢实,压根儿没有一个注意到李鱼的到来。李鱼笑了笑,摸了摸怀中十枚大钱,漫步走了过去。
 
    李鱼先闲逛了一阵,直到院中花树投影投射到了他昨日记下的位置,便向他记住的院落右上角一张赌桌走去。那张赌桌子是掷色子赌大小的,昨日这个时间,那一桌开出的是小,而大小的赔率是1比5,如果不出所料的话,他的十文钱将变成50文。
 
    片刻之后,李鱼就揣着50钱,被旁边赌客发红的目光注视下走向第二桌。不过片刻功夫,李鱼就拿着150文钱走向第三处打骨牌的所在。
 
    李鱼的记忆力变得出奇的好,牢牢记住了各桌在昨日同一时刻的输赢大小或者底牌的底细,现在他已经需要用到怀里的那只褡链了。褡链装着大半袋铜钱,他来到了护心毛的那一桌。
 
    咧着怀、长满护心毛的魁梧大汉一只脚踏在板凳儿上,手里高举着摇盅大喊:“买定离手,买定离手啦,买大还是买小,快点!快点!”,
 
    “咚!”地一声,李鱼把一褡裢沉重的大钱都砸到了桌子上。
 
 第024章 人屠郭怒
 
    撇着嘴角儿的护心毛看着砸在桌上的沉重的褡裢,嘴巴慢慢张大,吃惊地看着李鱼。
 
    李鱼淡定地一笑:“我没数,就这一褡裢,我压大!”
 
    护心毛吞了口唾沫,艰涩地道:“全压上?”
 
    李鱼缓缓点了点头,道:“对!全压上!”
 
    旁边已经围满了赌客,今日李鱼运似长虹,战无不胜。而赌徒最相信运气,一见李鱼赌大,所有的赌徒都扑上来,将他们全部的钱都堆到了“大”上。
 
    护心毛额头的汗都慢慢地渗了出来,李鱼微微一笑:“怎么,你坐庄,不敢接么?”
 
    护心毛看了看四周,赌徒们都疯狂地吼了起来:“开!快开!快开啊!”
 
    护心毛咬了咬牙,将摇盅猛烈地摇晃了起来,所以押上了全部赌注的人都紧张地看着他举在空中的摇盅,只有李鱼老神在在,无比的淡定。
 
    终于,护心毛将摇盅重重地往桌上一顿,鼻腔里发出沉重的喘息。
 
    “开!快开!开啊开啊……”
 
    赌徒们疯狂地叫了起来,护心毛伸出颤抖的手,将摇盅缓缓地打开,欢呼声陡地戛然而止,李鱼脸上淡定的笑容也陡然僵住。
 
    小!居然是小!
 
    赌坊里安静了那么一刹,赌徒们都疯狂地咒骂起来,有人甚至想要冲到李鱼面前对他动手,护心毛发出一阵瘆人的狂笑:“赢啦!老子赢啦!哈哈哈哈……”
 
    护心毛狂笑着张开双臂,向桌上大堆的钱物拢去,赌徒们咒骂着,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护心毛把钱拢向他的怀里。
 
    李鱼呆在那里,怎么可能不一样?这是他倒退十二时辰前亲自赌过的最后一盘,明明开的是大,他今日用来做本钱的十文钱就是当时赚的,怎么可能开出来的是小?
 
    眼见护心毛将他那沉重的一褡裢铜钱拢向他的怀里,李鱼一股热血冲上头脑,猛地大喝道:“住手!”
 
    护心毛一呆,抬头看向李鱼,李鱼猛地一伸手,将他的摇盅抓在手里,李鱼将摇盅翻过来,里外仔细看了看,伸手叩了叩盅底,突地恍然大悟,发现了其中的玄妙之处。
 
    李鱼大呼道:“不对!你这摇盅……”
 
    “有假”二字还没喊出口,护心毛目光一沉,向人群中几个赌客递了个眼色,几个赌客突然“暴怒”起来,恶狠狠地扑向李鱼,纷纷叫骂着,掩盖了李鱼的声音。
 
    “你他么的,没本事装什么赌神,害老子输钱!”
 
    “揍他!揍他个狗.娘养的!”
 
    “往死里打!”
 
    几个人的叫骂咆哮声彻底激起了刚输了钱的众赌客,所有的人都把愤怒发泄在了李鱼的身上,叫骂着挥舞着拳头,扑向李鱼。
 
    “愿赌服输,又没人逼着你们下注,如今迁怒于人,何等物流(什么东西)?”
 
    一个冷冷的、平淡的声音突然响起,那些张牙舞爪的、叫骂踊跃的赌徒突然就如十二时辰前院中匍匐的那只大黄狗,突然没了声音。那些攘动的手臂也都被抽了筋儿似的软软地垂下来。
 
    众人慢慢地让开一条道路,就见一个看着灰布衣衫,貌不惊人,腰扎一条宽宽的红腰带的魁梧汉子慢腾腾地走了过来。
 

欢迎转载金苹果彩票安全登录_金苹果彩票官网平台登陆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金苹果彩票安全登录_金苹果彩票官网平台登陆 » 几个人的叫骂咆哮声彻底激起了刚输了钱的众赌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